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能部落格---观察思维比思维本身更重要

我是回来地球补课的!

 
 
 

日志

 
 
关于我

光行者的存在不在于他们真的能唤醒人类或者改变人类,而在于人类世界走向几近崩溃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建立一套持久永恒的生活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路西弗的实验和人类DNA的侵略性基因  

2012-04-16 12:12:18|  分类: GA守护者联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西弗的实验和人类DNA的侵略性基因 - 亿能 - ※亿能部落格※2012※将觉醒进行到底※

文章来自:http://hi.baidu.com/%B2%BF%C2%E4%D0%C7%B3%BD/blog/item/48dedeedb94e522962d09f0a.html 

 

Neruda:妳有听过堕落天使的故事吗?

Sarah :你说的是路西弗(魔王)的反叛?

Neruda:是的。

Neruda:这个故事在圣经的文本里被曲解了,基于这些文本的作者们对宇宙论或物理学的知识没有充分了解的这个事实。

中央族类设计更高的生命形式,这包括了一个广大的范围内的,在量子世界以及在其中的那些实相膜里运作的存在体们。在这些存在体当中有我们通常称为是天使的,他们(存在的性质)介于类人的灵魂载具和中央族类之间。

在天使的领域里有一些人认为中央族类对于灵魂载具的结构控制太严厉了。

他们觉得应该要造出一种使天使们也能显化在地球和其它载有生命的行星的实相膜里的结构。他们坚持说,这样会大大地改善这些行星和宇宙的物质结构。但中央族类拒绝了这项提议,反叛的团队就离开了,从中央族类独立而尝试去设计一种灵魂载具。

Sarah :等一下。你是说路西弗领导这一次的反叛是要去创造一种能够让天使的精神体使用的灵魂载具,而 Animus 就是这件事的结果?

Neruda:这要更复杂一些。路西弗,或我们一直称作是路西弗的,是中央族类的一个非常尽心尽力的助手。他是天使族类的先驱者之一;他具有一些中央族类在后来的原型上把它削弱了的能力。

Sarah :你是说,天使们是被造出来的--他们无法像人类一样地繁殖?

Neruda:对。

路西弗的性格里包含了一种想要从他的创造者们那里独立出来的强烈感觉,并且有甚至更为强烈的感觉就是,他的创造者们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坚持类人的灵魂载具是专门给“没有形式的意识”用的,而不能给天使形式(的意识) 用。对路西佛来说,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天使形式在能力上是比较优秀的,而能给在地球和其它载有生命的行星上的那些物质生命 形式很大的帮助。

从路西弗的观点看来,人类和更高层级的族类会无法转化(transform ) 他们自己,因为他们的灵魂载具,或物质形式,的那些严重的限制。路西佛确定说,
没有天使们的共同合作,遍布于宇宙中的类人的动物会变得和他们作为精神性的存在体之目的越离越远,而使宇宙陷入混乱里面,这最后会导致宇宙的毁 灭,而存在于宇宙里的生命--当然,包括天使--也会毁灭。

Sarah :那你是在暗示说,路西弗的反叛仅只是在这件事情上的意见不一?

Neruda:路西弗想要以和人类相同的方式显化进入到这个实相膜里。他想要成为人类的一个合作者来确保人类的上升。虽然中央族类视他的意图为高尚的,但他们担心天使们的转世会被和他们相对应的人类当成是神(上帝们),而不小心把人类带入歧途,而非共同创造出到达上帝状态的阶梯。

这件事经历了极大的争论,最后在天使领域和中央族类之间形成了一种分裂。

忠于中央族类的(天使们)主张说,路西弗和他的支持者们应该被放逐,因为他们激进的主张可能会给他们的实相膜造出一种持续的分裂,而导致他们极大的骚乱。路西弗,在广泛地和中央族类研究讨论之后,协商出一个折衷的方案,让他能够带走支持他的团队,到一个单独的行星上去证明他们的计划之价值。


Sarah :你是说,路西弗被允许到一个行星上去做实验?

Neruda:是的。

Sarah :好,在我们要更进一步谈下去之前,我想知道,你是以神话的背景来谈论这些,或基本上你是在陈述 Corteum 的看法?

Neruda:ACIO 拥有三份古老的手稿以一种寓言的方式描写了这个故事,但 Corteum 的看法--妳的用词--作为这件宇宙性事件的一种记录更具有记述性和决定性。

Sarah :所以路西弗主导了这个-- 实验。地点在哪里?结果呢?

Neruda:那行星在一个被你们的科学家称之为 M51 的银河系里。

Sarah :这和 Animus 所在的是同一个银河系?

Neruda:是的。

Sarah :所以你真的是在说,路西弗和他那一帮支持者们创造出了 Animus 来成为天使们的灵魂载具?

Neruda:比妳说的还要复杂一些。

Sarah :我希望最好是这样,因为这个故事对我来讲是太奇怪太难以相信了。

Neruda:耐心一点。我们已经进入到对大多数的人来说会觉得不舒服的领域了。所以做个深呼吸,在我试着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忍耐一下。

路西弗创造出了一种能容纳一个天使所必须的那些量子条件的人造(合成)的物质结构,但在这族类里导致了一种强烈的幸存(求生)情结,这幸存情结终于压过了利他和互助的天使的天性。

Sarah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Neruda: 当“没有形式的意识”透过了一个像灵魂载具一样的结构进入到一个实相膜里时,它马上会感觉到和所有其它的力量都没有连结,就只有它独自一个。它被全面地丢进到分离的状态里。对人类来说,这或多或少透过了对于‘它还是通过“联合的力量”而被连结着’这件事之微妙的领悟而被控制着,这是因为它的 DNA 被设计成会潜意识地散发出这种连结的感觉。

然而,在路西弗和他的同伴们所设计的灵魂载具的情况里,这种连结在有意识和潜意识里都被割断了,因为那结构不是建基于 DNA 之上,而 DNA 是被中央族类严格地管制着的。结果,它使得这个实验的族类倾向于一种非常强烈的幸存情结,因为它如此地深怕灭绝,而这是由于感觉到和“联合的力量”完全地分离的结果。这种幸存的情结创造出了一个,对于它的灭绝的恐惧过度补偿而发展出一种非常强力的集体心智之族类。

这集体心智补偿了所失去的和“联合的力量”的连结,造出了它在肉体上和心理上必然的结果。它是‘在他们的行星系统之物质实相膜里,把族类联合成一个整体 ’的等同物。因此,进入到这个系统里的那些天使们,失去了他们天使的本性之记忆,而变得更有兴趣在以一个单一的集体,而非个人,的身份来运作。

他们变成了中央族类所挂念的一件事,而路西弗被要求要去解散他的实验。然而,路西弗已经变得执着于那个他已经帮忙创造出来的族类了。经过一些世代之后,这些天使的存在体们已经发展出一套非常精致的科技,文化,和社会秩序了。在许多方面它都像是路西佛的一个大家庭了。所以,他协商争取到去把他的创造物修改成它们不再能够容纳天使的频率或量子结 构,但它们可以变成是自我赋予生命的(self -animated)。

Sarah :你说‘自我赋予生命的’是什么意思?

Neruda:它们会变成没有灵魂的机器人 。

Sarah :就这样了?于是我们就有了 Animus 了?

Neruda:是的。

Sarah :这说不通啊。上帝,或就此而言中央族类,怎么会允许路西佛去创造出一个机器人的种族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说,这些存在体们会成为我们的宇宙之苦难的根源吗?

Neruda:知道,他们当然知道。然而,上帝并非是要把东西设计成像复合宇宙一样地复杂,然后再去控制每一样东西要如何运作的啊。

Sarah :但是你先前说过,上帝透过“联合的力量”来协调安排所发生的事啊。

Neruda:上帝协调安排复合宇宙的动力学如何结合在一起而形成可以预告下一个复合宇宙之进化的一种统一的,可理解的数据流。大多数的人会认为,一个全能的上帝会驱像 Animus 这样的一个族类,但事情不是这样的,因为掠夺的黑暗面,如在 Animus 的例子里一样的,可以激发出它所意欲的猎物的足智多谋与革新的火花。

Sarah :而我们就是那猎物。

Neruda:不只是我们,而是整体类人的族类。

Sarah :邪恶乃善良之父 。那是你要说的吗?

Neruda:再次地,那不是邪恶对抗善良。Animus 并不认为他们自己是做坏事的人,当他们侵略一个行星的时候。从他们的观点来看,他们只是在执行,能让他们变成重新连结到他们个人性的感觉并且变得--也许就像它听起来地那么奇怪--更有灵性的计划而已。

Sarah :但早先我问你说知不知道他们对地球的意图是什么时,你说你不知道。

Neruda:我是不知道。然而,我确实知道一些关于他们意图要去把他们的灵魂载具改造得更能顺应 DNA 的事。为了要转化他们族类,他们想要把 DNA 引入到他们的灵魂载具里。基本上这是任何种族在处于相同的情况下都会做的事。事实上,你甚至可以说它是高贵的。

Sarah :高贵?在想要霸占我们的行星,并且让我们的居民蒙受基因的实验与暴虐的行为里,我看不到任何高贵的事。

Neruda:对我们来讲,那不高贵。但从一个完全客观的观点来看,一个人就可以体会到 Animus 只是试着要去把他们族类转化得更好。他们没有任何其它的选择,因为没有 DNA 他们就是不能连结到“联合的力量”。

Sarah :他们为什么不能联系中央族类并且请求协助呢?

Neruda:中央族类非常清楚 Animus,并且把他们视为最强劲的敌手。也许中央族类认为他们已无可挽救。或也许是中央族类想要有古老的敌人来迫使他们去保护他们最有价值的资产(基因)这样的戏剧性。我不能假装说我知道。但不管理由是什么,中央族类不能,或不愿意去帮助 Animus 变得重新连结到“联合的力量”。

Sarah :那路西佛和他的计划最后到底怎样了?

Neruda:根据 Corteum 的说法,他活着,活得好好的,并且重新和他的族类完全整合在一起,而成为高地位者的一员。

Sarah :原来如此啊!我们在谈论的是撒旦(Satan ),不是吗?

Neruda:(历史)留给神学家们一面神话和传奇之破烂的挂毯,从这面挂毯上,他们再注入他们自己的诠释,透过时间留传下来。而所留给我们的只是比一千个声音所虚构出来的好不了多少,但不知怎么地它却有办法变成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撒旦,如我们所认为的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上帝没有对立的一方。上帝包含了所有的动态。上帝没有超过它可及范围之内的,或可以在它自己之外人格化的,它自己的一个极端。路西佛的故事--在一个非常高的层次上-- 刚刚才被叙述给你。我想你可以看到,和圣经里所描写的路西佛反叛之版本有许多的相似点,但在关联性方面,我确信你会承认,顶多也只有一点点而已。

Sarah :但如果没有邪恶的源头,那为什么邪恶会如此大量的存在呢?在你回答之前,我知道你会不同意我的邪恶存在的假设,但对于恐怖主义或人类的任何其他武力的掠夺,除了邪恶之外,你还能把它自圆其说成什么呢?即使就像你声称的撒旦从来没有存在过。

Neruda:如果你看了一些电影像是星际大战或星舰迷航,它们都暗示说,在银河系里以及银河系之外的每一个行星系统都有外星人居住着。可是,那实在不是正确的。我们的行星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动物与有机生物的结合体。包含着我们的物质实相膜之宇宙,事实上对于生命是不友善的--到了一种很极端的程度。然而生命却不知怎么的有办法浮现在我们的行星上,从我们海洋深处的黑暗中…

Sarah :这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

Neruda:耐心一点,我会回答妳的问题。我保证。

Sarah :好吧。

Neruda: 在我们宇宙里适于居住的地带,可以被比做是从每一立方英里的太平洋里要萃取出一滴水,把这滴水当作是海洋里唯一包含了所有可能的条件得以让微生物生存的部分。然后,再从这些水滴的每一滴里面,萃取出一个单一的分子,把它当作是水滴中唯一能够维持多细胞生物之生命的部分。从这些分子的每一个里,再萃取出一个单一的量子粒子,把它当成是分子中唯一可以维持复杂的,有感觉力的生命形式,如人类,之生命的部分。

在地球上繁荣兴盛起来的基因图书馆,是无法标价的货币形式。我只能说,它的价值是远超过任何人类所能想象的。而有着这种难以置信的价值,我们的行星吸引了来自一个广大范围的外星种族的兴趣,不仅今天如此,在一千年前或十万年前也是如此。

一些有着难以估计的价值和稀有的目标,就像地球,会吸引那些来自我们的行星系统以外的存在体们想要控制它们,这使地球成了一个特别具有吸引力的目标。正是这种吸引力,给我们的心理带来了那些邪恶的观念。

Sarah :我一直听得懂你说的,但到了最后一句,我又不懂了。这种吸引力要怎么给我们的意识(或知觉)带来邪恶呢?

Neruda:企图要全面拥有地球的具侵略性的外星人,在大约一万一千年前造访了我们的行星。这些外星人把他们的遗传带给了我们古老住民的 DNA ,而在如此做的同时,修改了我们人类的 DNA ,在我们的性格上添加了一种更具侵略性,更为跋扈的本能。这种素质把人类族类划分成为征服者与被征服者。

Sarah :我听不懂。你是说,外星人以一种侵略性的基因使我们上千个原住民人口受孕,而就是那基因把邪恶带进了我们的意识?

Neruda:这些外星人在肉体外表上和当时的人类并没有什么差别,而他们被当成是神一样地对待,因着他们优越的科技和能力。能和这些人交媾被认为是一种无上的光荣,但只有少数人被选上。

Sarah :那他们的 DNA 怎么会这样的有影响力而真的把邪恶带入到我们的生命里呢?

Neruda:在 DNA 的那些尚未被发现的属性里,有一个就是它可以传递特性- -特别是一些侵略的特性--而不必有肉体(或物质)上的互动。

Sarah :请解释一下。

Neruda:在 DNA 里有着一些可以透过一个是为次-量子的实相膜来传送特性和甚至是智能的一些形式的电路媒介(carrier circuits)存在着。

那是把少数人的一些新的特性或知觉普及给多数人的“联合的力量”的一个从属的部分。使在遍及一个族类的范围里‘让一个新的洞见或强力的特性引起共鸣的传播’成为可能,而它在这样做时并不需要肉体(或物质)上的互动。

Sarah :你是说一个单一的个人可以在他们的 DNA 里存放着一个概念或特性,然后他们的 DNA 会像一座广播塔一样地传送这个特性,而行星上每一个和他们相像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Neruda:让我来对妳所说的做一些澄清。

第一,并非是一个人。一个性格特性的传播需要一个几百人的临界质,而传播一个新的观念或洞见也许只需要十或二十个人。在任何情况下,一个人都是不够的。这还不是一门确切的科学,甚至是对 ACIO 来讲。

第二,它不是像一座广播塔一样地传送。它是被有选择性地传送给起共鸣的DNA ,而它所产生的效果并不取决于接受者和施予者是否相像,或甚至是相似。那取决于他们 DNA 的接受能力。有些人把他们的 DNA 对创新的事物开放,其它的人则不是。这是新的特性或概念是否能成功地传播之关键要素。

Sarah :好吧,人类受到了有侵略性格的外星人的传染,而这给我们的种族带来了那些邪恶的倾向。那中央族类为什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Neruda:我们不知道。

Sarah :但你先前说过,他们会以他们最好的科技来保护我们的行星啊。那他们在一万多年前为什么不保护它呢?

Neruda:这是一个谜。我们不知道。

Sarah :我猜想这一定是“15”不信任 WingMakers 对我们的保护的另一个理由。

Neruda:他没有谈论过,不过我同意你的说法。


  评论这张
 
阅读(9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