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能部落格---观察思维比思维本身更重要

我是回来地球补课的!

 
 
 

日志

 
 
关于我

光行者的存在不在于他们真的能唤醒人类或者改变人类,而在于人类世界走向几近崩溃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建立一套持久永恒的生活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人类隐藏的第24对染色体  

2012-04-16 12:07:57|  分类: GA守护者联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隐藏的第24对染色体 - 亿能 - ※亿能部落格※2012※将觉醒进行到底※

文章来自:http://hi.baidu.com/%B2%BF%C2%E4%D0%C7%B3%BD/blog/item/de459cf941147a1bd9f9fd0b.html

 

Neruda:记得那遗址被大部分“迷宫小组”的成员诠释为是鬆散地建基于我们人类的基因组…

Sarah:就因为它的螺旋形状?

Neruda:那是一个原因,以及‘有23个内室──正好是在一个正常的人类细胞裡的染色体的数目,或染色体的对数’的这个事实。这些因素,加上包含在那些壁画裡的某些细节,以及我们解码出来的哲学文本,致使我们断定说,那遗址是被设计要去讲述一个关于人类基因组的内情的。

Sarah:好吧,但为什么第24室要被隐藏起来,并且那又和人类基因组有什么关係呢?

Neruda:我也不是很确定地知道,但要记得第23染色体决定了个体的性别。第23室的壁画是唯一显示出──儘管是抽象地──男人和女人的生殖器的壁画。我们认为这是刻意的。第23室没有被完成的事实暗示了第23染色体由于某种原因也是未完成的,那意味着,到目前为止性别基因可能还有其他的功能没有被完全(开启)。

Sarah:但不是全部的基因组都未完成吗?我记得有读到过,有95%的基因组都没有被用到。那不是事实吗?

Neruda:包含在基因裡的指令(instructions)大部分都没有被用到是事实,但就我所知,那些基因本身,一直到它们的指令组(instruction set),都并非是不完整的。当然,常会有基因突变的情况发生,但再次地,这些比较是对于基因溷合之自发性的适应,而不是一些不完整的状态。

Sarah:那第24室又是怎么回事?有例子是有人拥有24个染色体的吗?

Neruda:首先,那是23对染色体,然后是的,有些人有一个多出来的染色体(have an extra chromosome),但通常它是人家不想要的,而且常常会是致命的。在我们的研究裡,我们从来没有在一个健康,正常的人类身上见过有24对染色体的。

Sarah:但难道不可能说,它并非是关于成对的染色体?并没有成对的内室啊,所以有可能他们要讲的就是24个染色体了(? so maybe they're talking about 24 chromosomes period.)。

Neruda:这个可能性当然也有被探索过。

Sarah:然后呢?

Neruda:没有可靠的证据,所以这个说法没有被採信。

Sarah:所以没有一个人类有24个染色体或24对染色体?那WingMakers为什么会建造出一个在形状上这么明显是和基因有关的东西,然后犯了一个像这样的错误呢?

Neruda:“迷宫小组”裡没有一个人认为有错误。黑猩猩,猩猩,和大猩猩(Chimpanzees, orangutans, and gorillas)都拥有24对染色体。

Sarah:猩猩(Apes)?

Neruda:任何一个分子生物学家都会告诉妳说,我们的基因组有98%和黑猩猩是吻合的。

Sarah:你想要说,WingMakers建造了这个遗址是要向黑猩猩致敬?

Neruda:不是。我只是讲出事实。在1955年以前科学家们相信人类有24对染色体,就跟黑猩猩和大猩猩一样,但之后发现,在某个时间点上,人类把两个染色体溷合成一个…

Sarah:这一切和第24室的发现有什么关係呢?

Neruda:也许没有关係。人类的基因组就像是一套23册的百科全书。很有可能第24室,在这种情况下,相当于一册索引或目录。

Sarah:但它却不像其他23对染色体一样显而易见?

Neruda:我们认为这裡有重大的意义,在于,第24室是隐藏的,而只以一个狭窄,垂直的通道连接到第23室。理论上有可能是,第24染色体并不是一个以分子为基础的基因贮藏器。也许有一个在我们将来的基因突变正在被预告着,或第24室是‘人类族类迄今为止一直都沉睡着或未解码的一种新官能’的一种隐喻。

Sarah:那“15”认为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Neruda:ZEMI(译注:迷宫小组的超级电脑)已经完成了一次变因的彻底搜寻,而我相信“15”多少已经接受了它的最有可能的选项,就是,第23染色体注定要产生突变,并且创造或摧化一个第24染色体的创造,这第24染色体会作用为将来的基因学者的一个导航系统或索引。

Sarah:而ZEMI从单一的一幅壁画推论出这一切?

Neruda:ZEMI对第24室的画做了62种不同的分析,而它们每一个都有超过40%的或然率。这是前所未闻的,除非一个目标被以充分的複杂性来编码,而这种编码前后一致地可以被用来製造出一种或然率的网状效应。这幅画,加上对面牆壁上的凋刻文字,达到了那样的目标。ACIO称这种现象为‘複杂性连锁’(Complexity Interlocks,C I),有着等级从0到100的係数。如果一个物体或事件拥有一个15的C I,它就会被视为一个被编码的目标。第24室的那些人工製品是所有的室中有着最高的C I的:94.6。从这个观点来看,第二高的室,第6室,有一个56.3的C I。

Sarah:这事为什么重要呢?

Neruda:因为“15”把第24室视为了解古箭遗址的关键。ZEMI的分析非常明确,比我在这次对话裡所能讲述的还要明确很多。

Sarah:你可以举个例子告诉我,ZEMI是如何判定这种C I指数的吗?

Neruda:绘画或目标被扫瞄并且分解成它的数位元件(its digital components)。颜色,大小,位置,形状与複製品都被建立起来并且分析了。举例来说,在第24室壁画裡的那些抽象形体中,有一个看起来像是上下颠倒地漂浮着,而刚好在它的中间部分裡有23颗星星。ZEMI会把意义和这联繫起来,而这会成为网状效应的一条线索。ZEMI会一直创造出这些线索,寻找出一种一致的模式。如果一个模式的出现带有充分的数学连贯性和脉络的话,它就会推论说,那目标是为了一个目的而被设计的。

Sarah:换句话说,一个更高的C I指出一个更高的目的?

Neruda:是的,特别是如果那特徵是像第24室的例子那么意义重大的话。


Sarah:如果所有这些片断的讯息都被拼凑起来,而浮现出来的画面是,古箭遗址是被创造出来要作为人类基因组的一个隐喻,而且它预告着一种将会製造出一个第24染色体的突变,这种突变正好引我们回头到我们那毛茸茸的表兄弟那裡。这难道不是退化吗?

Neruda:不是。

Sarah:为什么不是呢?

Neruda:第23染色体的分子环境是所有人类的染色体中最具对抗性和最动态的。这使得它成了一个为可能的突变准备的大汽锅。分子和进化生物学家们现在才要开始去认清第23染色体这种固有的实相。

ZEMI的分析指出,第24室的画所关心的不是我们的性别特性(sexual identity),如同在第23染色体裡的状况,而是我们的精神特性(或本体,spiritual identity)。

Sarah:怎么说?

Neruda:我至少要用20分钟的时间来解释基本理由。你要我继续吗?

Sarah:可以给我一个摘要吗?

Neruda:我试试看。

在第23室和第24室之间有几个关联;最值得注意的是第24室只能从第23室进入。这暗示着第24个的存在是第23个的一些作用和条件的一种结果。就某种意义来说,连接两个内室的隧道是一个产道,而第24室是婴儿。

既然第23个是性染色体,那就是说,它决定了个体之性别的和肉体的特性,它的目的主要地是二元的。推断说‘如果它要生出一个新的染色体,那它也许和我们的精神特性有关’是很合逻辑的,尤其是根据我们所获得的关于中央族类的所有其他讯息。

Sarah:我感觉到你相信这件事。

Neruda:我认为那是一种可行的假设,但是古箭遗址之确切的目的,还未被以更大的把握来确定。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