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能部落格---观察思维比思维本身更重要

我是回来地球补课的!

 
 
 

日志

 
 
关于我

光行者的存在不在于他们真的能唤醒人类或者改变人类,而在于人类世界走向几近崩溃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建立一套持久永恒的生活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的老师们与教学法  

2012-04-17 11:04:22|  分类: GA守护者联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的老师们与教学法 - 亿能 - ※亿能部落格※2012※将觉醒进行到底※

来自:http://hi.baidu.com/%B2%BF%C2%E4%D0%C7%B3%BD/blog/item/bfcc0c88836d0dba0f244423.html

 

Lyricus的老师们是如何决定,在什么时间点上,要分享什么样的讯息,给一个族类的?


每一个有感觉力的存在体(sentient being)都会放射或发送出一种‘识别的电磁振动’(a signature electromagnetic vibration)。这种振动会全体地被交织成一个族类(的识别振动)。会被Lyricus从‘和族类的集体频率(the species’ collective frequency)在做互动的〝总模板场〞(the master template field)’里〝读到〞的,就是这种振动。从这种集体的识别,‘族类目前的进展’与‘在什么时候Lyricus的老师们嵌入到这族类里才是适当的’以及‘在时空中的任何一个点上,哪种特定的讯息才是恰当的’这些事就会被了解。

有一些会具体化(或转世)而进入到族类之‘权力的4个方位’(the four quarters of power,政府,宗教,文化,和科学)的每一个里之老师们存在着,而通常这种过程都是先从‘文化方位’(the culture quarter)里开始的,因为一般来说它是最为通融的(accommodating)。那个涉及要带领这个任务的Lyricus的老师,要负责启发其它那些将会显露出来而去带领在其它‘权力方位’里的任务的老师们,并且把他们结合在一起。

在银河系里有一个〝支流地带〞(Tributary Zone),这〝支流地带〞是一个被设计要去储藏‘要给那个特定的银河系之族类的适当的知识系统’之人造的〝行星〞(synthetic “planet”)。Lyricus用这些〝支流地带〞来作为一些研究和训练的中心。在那些研究和训练中心里,Lyricus的老师们能够收集信息,把信息翻译成一些族类本地的文化或科学的形式,然后再把它输出给一个特定的行星族类。

为了要把族类从那些比较是原始的统治,文化,科学,和宗教系统里带领出来,并且同时安排(orchestrate)这些‘权力的方位’去完成要到达〝伟大的入口〞之全然的改变,这个过程可能会需要一万年,有时更多,的时间。Lyricus的老师们在和他们所服务的族类(所使用的)相同的灵魂载具里运作,而为了这个原因他们必须在这条时间的路线上(over the course of this timeline)转世几百次以便能到达〝伟大的入口〞。


一个族类如果没有发现〝伟大的入口〞的话,那会怎么样?

问题不在‘一个族类是不是会发现〝伟大的入口〞’,而比较是在‘何时会发现〝伟大的入口〞’。有些时候一个族类会进入到发现范围的顶端,然后又因为抗拒而退却。无论如何,那些抗拒在每个世代都会有(is generational),并且会一再地被扩散。这个发现的潮流是太强而有力而无法忽视的,因为它是如实地被嵌入在族类之‘能量的(或精力充沛的)格网’(energetic grid)里,然后再持续不断地被Lyricus与‘最初源头的那些宇宙的影响力’(the cosmic forces of First Source)所点燃起来的。

当‘对于〝伟大的入口的发现 和/或 散播〞之抗拒’获得了暂时性的胜利时,它也只是拖延了那最终的结果--它从来不会永久地遮掩住它。


Lyricus的老师们有以任何其它的名字被人类所知晓吗?


历史性地来说,Lyricus的成员们曾经被知晓为the Elohim o或 Shining Ones。这些存在体们曾在地球上建立过7个学习的中心(seven centers of learning)。这些(学习的中心)是一些‘能够增长〝灵魂载具〞和〝整体导航仪〞的连结’并且‘使得人类在意识方面能够开始去有所提升,因而有可能去创造出那些到某程度可以持续到现今之长年的哲学系统’之教学用的环境(instructional environments)。

在比较近期的历史上,Lyricus的成员们为人所知晓的只有他们的影响力,而不是他们个人的名望。没有任何个人成员的个人贡献被历史的记载所承认。这是因为Lyricus的成员们不把他们所带来的知识视为是他们所拥有、发现、或发明的知识。他们把知识视为是某种等同于空气--每一个人都可以呼吸,而没有一个人可以拥有它--的东西。为了这个理由,他们以一种‘能够容许它进入到那些权力的方位里,但同时又能保持他们个人的匿名’之方式,来分享他们的知识。


Lyricus所教导的是什么?


Lyricus与〝中央族类〞或WingMakers是同伙的,而它绝大多数的成员都是来自〝中央族类〞。在Lyricus里,专门的知识集中在7种学科:基因学(genetics),新科学(neo-sciences),形而上学(或超物理学,metaphysics),知觉资料之流(sensory data streams),心理的一致性(或心理凝聚,psycho-coherence),文化的进化(cultural evolution),以及Sovereign Integral这些领域。Lyricus并非只专门聚焦在那些哲学的或心灵的教导,因为它的核心目的是‘在那些3次元的载有生命的行星上之对于类人的灵魂(the humanoid soul)的无可否认的科学发现’。

目前有几个Lyricus的成员在地球上具有肉身?

现今,大约有12位Lyricus的成员具体化在族类里,而这些个人们所显现出来的完全是人类,除了‘他们是从他们的〝个别化了的意识〞里的一种,能容许他们接取到人类族类的遗传心智,同时也能接取到〝中央族类〞的遗传心智,之频率来运作的’这个事实以外。

为什么Lyricus的成员们要具体化成为族类的一员,而不以他们当地的灵魂载具来拜访族类呢?

〝中央族类〞本身的灵魂载具并不适合地球的振动稠密度(vibratory density)。而即使它是适合的,Lyricus老师们的讯息也会被和‘他们长得和族类不一样’的奇迹给混杂在一起,而使得他们的讯息比较不可能如他们所意欲的那般地被接收到。Lyricus总是以‘具体化在一个族类里’来作为一种与族类结合,了解族类,以及巧妙地把它的教导和洞见带给族类的方法。那是要协助和引导一个族类去到达〝伟大的入口〞之最实际和有效的做法。


如果Lyricus的焦点是在族类,而不是在个人,那么它所教导的,在实际上对于个人会有什么助益?


Lyricus比较是一个‘科学的探究’(scientific inquiry)之输出者,而比较不是那些精神的,宗教的,和哲学的信念系统之输出者。因此,它的那些被嵌入的老师们并不会试图要去以某种更高灵性的东西(something of a higher spirituality)来置换族类的那些精神性的信念(spiritual beliefs),而是,他们提供了会导致〝发现伟大的入口〞的一些科学探究系统(the scientific systems of inquiry)。他们藉由一些极其巧妙的方法来传输这种知识,包括了和一些科学社团的成员们之个人的会面,做梦意识状态下的互动(dream interactions),以及帮助族类普遍地发展它的‘对于那相互连结的、有智能的宇宙,和它(族类)在那里面的角色’之实用的了解。

在与个人有关的方面,Lyricus提供了〝被编码的知觉资料之流〞,这些〝被编码的知觉资料之流〞对于‘要转变能量的或次量子的身体(the energetic or sub-quantum body)以便它能更复杂精细地与〝灵魂载具〞接合并且,就某种意义上来说,把它的特性和理解力提供给〝灵魂载具〞’这件事来说,是一些非常强而有力的催化剂。对于那些并非已经包含在他们自己的〝个别化了的意识〞里的精神世界,个人并不需要再多去学习(No individual needs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spiritual worlds that is not already contained within their own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译注:换句话说,个人所需要学习的,都已经被包含在他们自己的〝个别化了的意识〞里了)。个人所要面对的挑战就是,如何去接取到这种最内在的智能(this innermost wisdom),并且把它明智地应用在他们的生活中,以致于它能把他们更加带近他们具体化在这族类里的个人使命与目的。

Lyricus专注于召集和协调(assembling and coordinating)那些涉及〝伟大的入口〞之发现、应用、和传播之被选出的个人们。很重要地,对于牵涉到那些非常早期的发现像是引力作用与谐波频率(gravity and harmonic frequency),以及那些量子生物学或宇宙论(quantum biology or cosmology)之更为近代的领域的那些个人来说,这都同样地适用。集体地,这些个人藉由不断在演进的‘多重次元实相之科学’(the ever-evolving science of multidimensional reality)而使得人类族类的转变成为可能。

Lyricus透过以下的方法来达成这种召集和协调的工作:

1. 与那些被选出的个人会面(Meeting with select individuals),并且催化他们在‘将会使得族类往〝发现伟大的入口〞之方向迁徙的科学、文化、政府、和宗教之进行中的进化信道’里的那些探究。

2. 藉由曝晒在Lyricus或WingMakers之〝被编码的知觉数据之流〞里而激活那些‘意识之更高的中心’(the higher centers of consciousness)。

3. 在做梦的意识状态中提供对于Lyricus的知识系统的接取。

4. 藉由全球通讯网路(the global communications network)在族类里提供一种外在的界面(an exterial interface)。

5. 保护和保卫这知识系统,当它在其揭开MEST宇宙(Matter, Energy, Space and Time,物质、能量、空间、和时间)之幻觉的本质方面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而有力时。

并不是只有做到这个发现的那些人,对于这个过程来说才是重要的;它是一个‘使得族类的这种〝伟大的入口之关键发现〞成真的一般人’之‘更大的影响和连结的网状组织’(it is the larger web of influences and connections of everyday people who make this watershed discovery of the Grand Portal a reality for the species)。而这些涉及到它的发现的人--不管他们的贡献的大小--都是与族类和行星的那些更宽广并且是最紧要的目标,最密切地接合与对齐的人。


有没有一种构成了Lyricus的教导之基础的‘特定的哲学系统’存在着?


Lyricus的哲学系统就是,‘多重次元实相之科学’是族类的核心知识系统,从这个核心知识系统,所有其它的系统才浮现出来,并且有了它们的意义--在它们的连接被保持了的程度上(to the degree their linkages are preserved)。当代一些哲学系统的问题在于,它们沦为了‘不依据科学之语言的常规’(language conventions that do not rely on science)的猎物,而比较是一些个人的主观见解,而且它们与‘多重次元的实相’之连接,也被〝遗传心智〞的累积物(the accumulations of the genetic mind)所遮蔽了。

Lyricus的成员们不那么认为他们是一种哲学系统的老师,他们比较把自己视为是一个族类的知识系统之催化剂,而这些催化剂有着‘要引导族类的知识系统之进化到达一个终极的结论:对于与生俱来而在〝个别化了的意识〞里的那些特性之无可否认的科学发现,以及这个〝个别化了的意识〞在〝最初源头〞之多重次元的实相里是如何运作的’之特定的意图。

在这种事实的知识内(In the knowledge of this reality),并不需要有一种哲学的系统或精神性的信念系统或宗教的架构存在,因为个人认知到了‘就相关之极其重要的知识来说,(在)他们自己本身(内)是齐全的’(they are complete unto themselves with respect to the vital knowledge)。在这种领悟里并不需要有法规或标准(laws or rules),因为那知识本身会运送〝灵魂载具〞到达它的‘全像真理’(holographic truth),而这‘全像真理’是建基于那些‘爱与了解之最深切的层次’(the most profound levels of love and understanding)上的。既然这就是持续不断的实相(persistent reality)之基础,那么生存于这种频率里的人,就不需要也不必去追求一种哲学的系统。

Lyricus透过它在最外面的教育计划所提供出来的,看起来也许会像是一种哲学的系统,或至少和一些现存的信念系统有所共鸣,但实际上它是被设计要作为意识的那些更高的元素(the higher elements of consciousness)之一种催化剂或激活器的。这藉由了对于‘文字、音乐、美术、象征符号、以及它们在其中互动之复杂精细的方式’之编码(encoding)而被完成。


被具体化于人类中之Lyricus的老师们是如何运作的?


就如先前提过的,目前大约有12位被嵌入的Lyricus成员在人类里运作。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用来与在科学的、文化的、和宗教的社团里之一些个人一起工作。每一个权力方位里都有一个‘有着3~6位具体化的成员之小组’以及一个‘由那些没有具体化的成员所组成而从〝支流地带〞那边来协助这些被嵌入的成员之更庞大的团队’在效劳着。

通常,当族类接近了〝伟大的入口之发现〞的顶端时,文化权力方位的领导者会在全球通讯网路上建立起那知识系统之最初的外显的面向(exterial facet)。这是在神话或实验性的方案之背景下完成的,而它会显示出被输入的知识系统是与一些当代的信念系统起共鸣的,而不受限于文字(表达上的差异)。

就它所储有的知识系统来说,每一个〝银河支流地带〞(galactic Tributary Zone)都是不一样的。文化权力方位的领导者--在目前的情况下,James--审视了容纳在〝支流地带〞里的内容,并且把它和‘他对于族类之信念系统与历史背景的知识’相结合,然后再把那内容翻译成人类的用语。这是被作为‘要建立起Lyricus在行星上之最早的外显的〝脚印〞(the first exterial “footprint”)的一种方法’而完成的。

这个‘知识系统之最初的面向’之主要的目的在于,把一些〝被编码的知觉数据之流〞带给族类,以便有助于一些个人去把他们的意识(或知觉)从一种个人的、以行星为基础的阶层之一些目标(an individual, planetary-based set of objectives)转变到一种比较是以宇宙论为基础的阶层之一些作为族类整体的目标(a more cosmologically-based set of objectives for the species as a whole)--即〝伟大的入口〞的发现。通常,这会是在对于Lyricus(的身份)还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被完成(This is generally done without too much definition given to Lyricus)。

那知识系统的第2个面向会在‘Lyricus的成员们为了要把〝支流地带〞的知识系统充分地传播给族类之目的,而开始与权力方位之具有影响力的成员们做肉体上的会面’的时候显露出来。这是透过了一些面对面的聚会(person-to-person meetings)来进行的,以确保知识的传递不会曝露出Lyricus的身份(to ensure that the knowledge is transferred without identification to Lyricus),以及(他们确实)是准备好要接受那知识的一些被认定为目标的个人(targeting individuals)。

那知识系统的第3个面向,就是去更为明确地把Lyricus引介给这族类,以便那些对于〝伟大的入口〞之进程有兴趣或有涉及的人,能够更为完全地了解它的意图与动机。Lyricus.org网站就是这个目标之最初(或最主要)的产物(primary outgrowth)。

那知识系统被逐步地,并且以一种族类可以把它消化为族类自己的知识之方式,来带给族类。互补于Lyricus之‘外显的开展’的,是‘把Lyricus知识系统的某些层面植入到族类之〝遗传心智〞里,因而使得它能为所有的人类所接取’之 ‘内在的程序的开展’。这个过程是藉由驻在〝支流地带〞里的Lyricus团队之各种联合的努力与科技来进行的。

在行星上以及行星外(内在的与外在的工作)正在被完成的(这些事项),都是由宗教方位之Lyricus的领导者所调节着(coordinated)的。这就是那个最后一位具体化在人类族类里,并且将会在‘正要发现伟大的入口’或‘伟大的入口刚刚被发现’的那些决定性的日子里站出来的那个个人(the one that will step forward in the final days just prior to, or directly after, the discovery of the Grand Portal)。这就是那个将会把族类之各种不同的信念统一起来,并且把它们固定在‘多重次元实相之科学’与‘〝个别化了的意识〞之包容一切的手足之情’ (the all-encompassing brotherhood of 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里的那个个人。


有没有一本Lyricus的经典或〝圣经〞存在着,如果有的话,在什么时候它会为人所可得(be made available)?

没有,并没有一种可以由‘自Lyricus这边要输出给一个族类的知识系统’所编纂而成之单一的经文存在着。那是依赖宗教(religious dependence)的一种自然的结果--那些个人已经变成去接受说,成册的或大量的文字代表了一种综合的,因此,也是正统的信念系统。然而(事实却是),一个单一的字眼、句子、声音、影像、或这些的结合,就可以在个人的意识里触发起一些深远的转变。

‘可以触发转变的知识系统’被编码在族类的〝总模板〞里。那单纯地就只是‘准备’与‘激活’的问题。准备(的过程)是由〝个别化了的意识〞之‘多重世代的发展’(multi-generational development)所构成的,而‘激活’却可以在一个单一的字眼、影像、或声音里发生。

要把知识粹取到一种适合心智的形式里之欲望,是人类心智‘不仅要去取得知识,并且也要传递它’的一种产物(artifact),因此才会有要去把它编辑成文本的渴望。这种做法的问题在于,‘激活’被专有地以心智为目标,而不是〝个别化了的意识〞之其它的元素。这种做法的一个后果是,心智的一种想要去学习的欲望被满足了,但〝个别化了的意识〞之其它的领域却因为缺乏滋养而萎缩了。

Lyricus的焦点是在于〝个别化了的意识〞的整个实体的,而就是因为这样,它才会藉由一些并非只针对文字的方法,来传授它的知识系统。


对于那些不是科学家或精神领袖(spiritual leaders),而且也活不到〝伟大的入口〞被发现的时候的那些个人来讲,Lyricus的作品中有任何的价值存在吗?


每一个被吸引到Lyricus或WingMakers资料来的人,都是和那作品的某种元素起共鸣的。这在它本身来讲,代表了他们的‘准备’的状况。那些在早期体认到这种共鸣的个人,在〝伟大的入口〞被发现的时候也许不会活在同一个肉体里,但透过转世的系统,他们可以在以后的时间,以一种更大的接受力(capacity)来重新接触这作品。

〝事件之弦〞(Event strings)是在物质(事物)、能量(个人们)、空间(地点)、时间(事件)、和凝聚(coherence)(目标协力,goal synergy)之间的相互关联之一些非常错综复杂的系统。涉入到Lyricus资料的那些个人们--不管似乎是如何地无足轻重--都正在影响着使得〝伟大的入口之发现〞成为可能的‘总事件之弦’的流动(the flow of the master event string)。

一个〝涟漪〞之努力的成果,能够触动到一个遥远的时空之〝海岸线〞。这些就是,其能量学是范围深远的(whose energetics are far ranging),并且能够以也许是无法理解但仍然是强而有力并且能起催化作用的方式,来构入到未来的,〝个别化了的意识〞之不可思议的通路(the mysterious ways of 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

至于对于个人的价值。如果有任何人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或目的),而不是人类大我(the greater humanity)的利益(或目的),才涉入了对于这些资料的研究的话,那他们就是没有抓到这些教导和它们的含义之中心思想。对于精神领域的研究,就是对于‘无私’以及‘在〝灵魂载具〞里的灵魂,为了全体的利益而表现’(the expression of soul in the soul carrier for the benefit of all)之研究。如果有任何其它的动机存在,它将会阻碍到个人的‘准备的阶段’(the preparatory phase of the individual),并且降低了他们对于‘〝总事件之弦〞之更深的能量学’(the deeper energetics of the master event string)能够有所贡献的能力。


如果是有一些想要去阻止〝伟大的入口之发现〞的力量存在着的话,那为什么〝伟大的入口之发现〞还要被透过这个网站而〝流露〞(“telegraphed”)出来呢?


‘把那些早期的采纳者(adopters)吸引到〝伟大的入口〞之目的来’的益处,远比‘把Lyricus的策略〝流露〞给会意图要阻碍它的计划的那些人之可能的障碍’来得重要。那是一个Lyricus一贯地实施在每一个族类上之经过时间证明的策略,而它已经展现过压倒性的成功了。典型地,那些权力的方位在发现的契机(the momentum of the discovery)似乎就要到来之前,是不会强力抵抗的。而就是在那个时候,Lyricus.org网站才会遭受到那些把它视为不只是一个新的神话之发布而已的人(those who see it as more than the issuance of a new mythology)之全面性的攻击。

如果,而且是当这个时候到来时(If and when this time comes),Lyricus将会(已经)充分地准备好要去承受那抗拒,并且以一些将会战胜它的方式--以任何可能被想到的形式--来运作。也许会有延误出现,但它们将只会是一些延误,而不会是永久的阻碍。

‘去警告那些研究意识(或知觉)、形而上学(或超物理学,metaphysics)、量子物理学、以及基因学的社团说,目标不在于复制(clone)〝灵魂载具〞;不在于为一切事物都建立起学说;不在于将灵魂由转世的循环中解放出来;也不在于要使个人达到宇宙意识(achieve cosmic consciousness for the individual)’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目标是要把人类灵魂带到科学的透镜之下,并且向人类显示‘〝灵魂载具〞只不过是族类的一种零碎的表现(a fractional representation of the species),而存在于〝灵魂载具〞的那些暗处里的东西(what exists in the shadows of the soul carrier),正就是族类为了要进入到它的进化的下一个阶段而需要去转变的东西’。

这个目标必须要在那些起共鸣的社团里被建立起来,为的是让在那些社团里的新领导阶层开始去把它们的资源与精力转移到这个新的目标之上。目前在一些权力方位里有一种被认可的看法(an accepted judgment)说,地球将会神奇地转变成第4次元(4th dimension),或是它将会转变成一颗恒星(a star)。许多人相信或希望,有一个外星族类将会为了人类而介入(intercede on humanity’s behalf)并且为人类带来开悟。有些人相信说,人类的那些生气蓬勃的祖先们(the spirited ancestors)将会再次出现(rise up)并且为地球带来天堂。

在每一个权力方位里,对于这个转变的范围、目的、和结果,都有着普遍的意见不一,而这使得那些适当的资源、人员、知识系统、与专门技术不太可能被结合起来。除非Lyricus冒着早些将它的任务曝光的危险,否则就不太可能取得结合与凝聚而来为〝伟大的入口〞效劳。Lyricus的任务并不是一件被从一个圣洁或神圣的源头所带来之转变的大事。那是‘人类发现它的根本的本体(或身份)以及它与多重次元宇宙的关系’之开展的过程。这是一件庞大的工作,并且需要一个被惊人地妥善安排而同时进行的计划,以及那些为了他们的族类的益处--不是商业利益或自我扩张(self-aggrandizement)--而运作的人类之坚定的许诺。


为什么‘人类自己去发现〝伟大的入口〞’会这么的重要?难道Lyricus就不能只是简单地把那发现提供给人类吗?


(一般)对于‘人类’的定义,充其量也都是含糊不清的。‘人类’并不是(只)被‘在数不清的世代上之〝灵魂载具〞的那些活动与成就’所定义着。它同时也是〝遗传心智〞和〝人类灵魂〞的混合物。一个灵魂意识并不会只专门地被连接到(is not exclusively bound to)一个行星或族类。是‘在一个自由意志的复合宇宙里的一个〝个别化了的意识〞’正以‘和它所参与的族类大约相同的速度’在演进着。

在许多方面来说,〝中央族类〞是‘人类’的一个层面(the Central Race is an aspect of humanity),而反之亦然。‘人类’是和‘在时间与地点的一种近乎无限的变化里的那些存在体们(所组成)的一种更宽广的光谱’(a much broader spectrum of beings in a near-infinite variety of places and times)连结在一起的。而因为这个事实,Lyricus才会具体化在人类族类里,并且提供出那根本的知识系统,以及族类所要被指引而去达成的那些目标。

Lyricus可以以它所习惯的灵魂载具之形式派出一些代表来到人类,而它不会被识别出来。那会需要它的灵魂载具将其振动速率放慢,为的是能够反射出地球的那些光的频率,而使得它自己能为人所见。如果这样做了,那它的出现的奇迹(the phenomenon of its presence)将会使得那知识系统相形失色,而对于〝伟大的入口〞以及〝那些把它实现的人〞的真实性,将会有上百种不同的诠释出现。

这种发现必须是一个完整的过程--被织入到人类的结构里(woven into the fabric of humanity)--为的是让它的价值,在〝面对‘肯定会尾随而到来的抗拒’的过程中〞还能被维持下来。

人类的那些弊病会被只不过是‘对于它的灵魂之科学性的发现’所解决,似乎是不可能的。更有问题的是,大多数的人是不是都会对这个发现有兴趣。Lyricus为什么会一直把这个发现认为是如此的紧要呢?

〝伟大的入口之发现〞是酿成〝多重次元实相之科学〞的一种无所不包的突破。这种新科学是一种能够使〝灵魂载具〞之物质的、情感的、和智力的官能障碍--这些官能障碍要为‘社会的功能障碍’负全部的责任--恢复健康与平衡之包含一切的系统。

藉由‘权力与主宰’而表现出来之‘人类-动物’的求生本能(instinct of survival),交互混合了‘存在于族类之〝遗传心智〞里的4种被误导了的〝恐惧的信念〞’,这些东西共同地引起了‘人类与社会的功能障碍’。它们被列举如下:

1.人类是行星上,而且非常有可能是宇宙中,之智力的顶点(或万物之灵,the apex intelligence)。

2.人类独自存在于宇宙之中,而上帝,如果还有一个上帝存在的话,也是遥远和漠不关心的。

3.作为一个族类,人类必须要自私地争斗(struggle selfishly),为的是要到达宇宙中的至高地位。

4.对于大自然以及其资源的主宰,是人类优于所有其它生命形式之天生的结果。

这些〝恐惧的信念〞里的每一个,在〝伟大的入口〞出现时都会改变,就像太阳升起而驱走了阴冷的黑暗。〝个别化了的意识〞第1次被解剖分析并且显示出来是为‘之前未被辨明的那些生命形式之一种多重次元的系统’(a multidimensional system of life forms previously unidentified)的一部分。更为重要地,要成为‘不朽的’之天生固有的欲望,已经被‘在灵魂载具的〝玻璃杯〞上鉴识出最初源头的〝指纹〞’的这个事实所承认(granted)了。

如果有任何人相信说,活在21世纪最后1/4世纪的那些人类的公民会漠视这个证据,那么他们的想法是非常错误的,错误的程度不下于会去争论‘人们会漠视〝要呼吸空气〞’这件事的人。〝伟大的入口〞是所有的那些发现之中最富有生气的(vibrant),因为它是那‘既会把族类联合起来,又可以解决已经祸延世世代代的人类之〝官能障碍〞’的线索。

Lyricus之所以会认为‘这个发现对于族类是非常紧要的’的原因在于,如果没有人类主导的(human-guided)〝伟大的入口之发现〞的话,族类一贯地会选择让〝机器智能〞(machine intelligence)来主导它那持续进行中的科学进展。虽然这也许会使得人类的一种更为快速地演进的科技基础建设成为可能,但它同时也会把科学赶入一种‘有着一些无法共存的目的之难题’里,而这种难题会加大在机器与人类之间的裂口。

当〝机器智能〞终于达到〝伟大的入口〞时,它的那些发现的结果会是被误解的,而因此会被族类所低估。这种发现充其量也只是空洞的,而最糟的是,它是无法被利用的。因此,Lyricus把‘〝伟大的入口〞的为人类所发现’认为是界定族类的重要时刻(the defining moment of the species)。


道德的观念(The concepts of morality)似乎很少被用在Lyricus的文献里。科学是否比--在Lyricus的教导里--爱,慈悲,道德,和良善的行为更为重要?


道德和那些良善的行为的重要性并没有被忽略,而它们也没有被认为是比‘应用于〝伟大的入口之发现〞的那些科学的确实性’还不值得(less desirable)。只是道德的良善(Moral goodness)并非是Lyricus的焦点,因为哲学性的规范、沉思、精神的纯净、祈祷、斋戒、或敏锐的道德判断,都只能暂时性地强制出那些令人满意的行为(desirable behaviors)。

当代的人类文献--在它是与精神性的事务有关的时--被一些爱与慈悲的俗套给塞满了(is well stocked with the formulas of love and compassion)。‘道德规范’和‘对于恐惧的恐惧’(the fear of fear)流窜遍布于那些经文,就像是横扫过一个平静的湖面之暴风。‘情感的领域’(The emotional realm)是那些宗教和精神性的经文,以及人类的教导的一个定着点。

‘情感领域’的主要频率是‘批判’(judgment),正像‘智力领域’(the mental realm)的主要频率是‘逻辑’一样。这两者都不是包容或完整的(Neither of these is inclusive or whole)。Lyricus把焦点集中在〝个别化了的意识〞以及‘它的为人类所发现’,因为知道了,在这个发现里‘完整’与‘包容’的线索将会被找到。

‘对于〝个别化了的意识〞之有意识的体验’是‘持续性的道德良善’之前身或先驱,当它是藉由〝灵魂载具〞而被表现出来时。因此,Lyricus把它的焦点摆在这里,并且希望这种能力对于族类的全体成员来说都能是一种潜能,而不是只针对有精神思考能力的特质,或有时间去追求它的那些幸运的少数。


lyricus信息:http://www.lyricus.org/
1.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与人类族类的关系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31711718764/
2.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对生命的解释:‘灵魂’和‘灵魂载具’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11915754146
3.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的目的与任务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317101033379/
4.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的老师们与教学法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31711422100/
5.梅尔卡巴力学—梅尔卡巴螺旋/梅尔卡巴场/梅尔卡巴载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1722104510439/
6.由意识到生物体的神圣转换程序、灵魂合约、业力的物理学本质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1722104120352/
7.人类就是精密的机器人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11029554872/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