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能部落格---观察思维比思维本身更重要

我是回来地球补课的!

 
 
 

日志

 
 
关于我

光行者的存在不在于他们真的能唤醒人类或者改变人类,而在于人类世界走向几近崩溃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建立一套持久永恒的生活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与人类族类的关系  

2012-04-17 11:07:18|  分类: GA守护者联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与人类族类的关系 - 亿能 - ※亿能部落格※2012※将觉醒进行到底※

来自:http://hi.baidu.com/%B2%BF%C2%E4%D0%C7%B3%BD/blog/item/9acfb4fcf837904cd6887d5b.html 

一个新族类--如人类族类(human species)--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或族类是从一种进化的背景里被准备好,然后就从一堆有机云层(organic soup)里浮现出来了?


在一个行星的生命(历程)中,‘最早那一次的赋予第一个灵魂载具生命’(First Animation of First Soul Carrier)是一件非常关键性的大事。这符合了典型地会在一个族类的历史记载里兴盛不衰的那些创世的神话。就是这种‘对于灵魂意识进入一个载有生命的行星之"物质的与心理的膜″(physical and mental membrane)之召唤’创始了一个族类,而这个过程总是被‘是为Lyricus的成员之中央族类的代表们’所观察着,并且通常是他们在掌管着。

一个载有生命的行星会被谨慎地挑选,一旦它已经证明了它自己对于一些先进的生命形式是具有支撑性的(supportive)。然后"灵魂载具的模板″(the soul carrier template)就会被调整以便能在那环境里运作。一旦"灵魂载具的模板″被界定好了,对于那些进入的灵魂--这些灵魂都是来自Lyricus,并且善于同时占用和操作多个灵魂载具--的一些实验就会被实施。从这些实验的数据资料,任何必要的调整就会被作出,然后,而且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才会开始第一次的赋予(灵魂载具)生命(First Animation)。

这种基本程序也许会被实施在第7个超宇宙(the 7th Superuniverse)里的大约3270万兆(32.7 trillion)个行星上。当这些资料第一次被发表在一个行星上,而族类的成员们检视它们时,典型地会突显在个人心灵之中的,就是这个数字的规模。随着伟大的入口的发现,它才会被认为好象是真的(plausible)。目前这些载有生命的行星里只有少数的百分比支撑着那些"类人的灵魂载具模板″(humanoid soul carrier templates),但这些(类人的灵魂载具模板)是遍布在第7个超宇宙里之主要的灵魂载具。

从它作为一种实验性的灵魂载具之那些最初的构成阶段,到它的到达成为‘献身于最初源头之全像真理的一种联合的意识’(a unified consciousness devoted to the holographic truth of First Source),Lyricus的手会坚定不移地一直引导着"灵魂载具族类″(the soul carrier species)到达"伟大的入口″。Lyricus会为个人提供教导,但只有在‘能够制止"灵魂载具之有组织的教导里特有的那些扭曲弊病″的一种清楚的底线被建立起来了’的限度里。


Lyricus是透过了什么程序来协助一个族类在进化方面的进展?


最初,Lyricus带来语言和‘使得一个族类可以去形成一些稳定的,相互依赖的,以及合作性的社群(communities)之文化建设的构成要素’。接着,它带来科学和数学的结构语言(formative language),从这些里,再发展出那些横越过行星而把族类连结在一起的网络(networks)。就是在族类之进化路径里的这一步--全球网络的兴起--发出了族类的要达到"伟大的入口″之顶峰的信号。

"伟大的入口″是‘还住在它的家乡形星之一个灵魂载具的族类(a soul carrier species)被设计要去成就为一种集体族类(achieve as a collective species)’这过程中的顶点事件。如果你从一个‘个别化了的灵魂之族类’(an individuated soul species)的目的里,粹取出它的基本目标的话,那就是‘为了要接取到"个人,集体,和最初起源源头之核心意识″(the soul consciousness of the individual, collective, and First Origin sources)而去转变或活化它的灵魂载具’。

"灵魂的载具″到底是什么?而为什么它似乎是如此地受到限制呢?


一个‘灵魂载具的族类’就好比是‘从"一个族类的模板之原始的原型″(the original archetype of a species’ template)里被投掷出来,适合一个特定的振动的环境(vibratory environment),然后再经过"灵魂之个别化了的意识″(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 of soul)与"灵魂载具在其中运作的那个振动的环境″所精炼和发展的’一个模子(mold)。遍及整个地质时代(over geologic time),这些要素都在影响着灵魂载具的DNA,而就是族类的这种进化,终极地界定了它的目的,并且决定了栖息于族类之灵魂载具里的"个别化了的意识″(and it is this evolution of the species that ultimately defines its purpose and determines 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 that inhabits the soul carriers of the species)。  



"灵魂载具″并非是绝对可靠的感知仪具。它们提供了一种‘进入到那些物质次元之振动的世界(the vibratory worlds of the physical dimension)的片段的视野(fractional view)’以及一种‘横贯了意识之所有其它的次元(across all other dimensions of consciousness)的主观的视野(subjective view)’。灵魂并非是故意要塞进限制里的,但这些确实是‘一个行星的环境之振动的稠密度(vibrational density)’所导致的自然现象(natural occurrences)。这些在能力方面的限制,加上了‘灵魂载具模板’的复杂精密,能够导致灵魂的影响力被削弱,而正就是这种削弱导致了族类之较不和谐的情况,以及它所努力的(那些事物)大多都没有支持到它作为一个族类的那些精神性的目标。

‘灵魂载具的模板’是被设计好会有一种,想要去了解它自己--并不是灵魂的意识,而是那些套护着(sheath)灵魂之物质的、情感的、以及心理的(mental)层面--之天生的与不可否认的强烈欲望的。这种原始的不直接(This primary misdirect)对于‘发现伟大的入口’之路来讲,是一种必要的迂回(detour),因为对于它自己来讲,‘灵魂的载具’是比它所搭载的"个别化了的意识″或灵魂更为容易理解的。

随着"灵魂载具″的努力要去认识它真正的身份(identity),它就会开始发展它的那些能力,而去学习,形成概念(conceptualize),创造,以及展现出(manifest)一些新的实相。这些新的实相会开始去改变它家乡行星的振动稠密度,而这些依次又会去改变"灵魂载具″和它的‘多少能够察觉到包含在它里面的是什么的能力’(and its ability to perceive something of what it contains)。

这种‘灵魂载具要去了解它自己’的追求,常常会被和‘它对于"个别化了的意识″或它的创造者之探求’混淆不清。这种混淆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其间的区别有时是异常微妙的。"灵魂载具″的那些精纯的层面(rarified aspects)存在于‘更高的心智’与‘在"灵魂载具″的神经系统里游走,并且能活化或修改细胞的知觉(或意识)之DNA的电路系统(DNA circuitry)’里,而这些‘灵魂载具之更高的电路’(higher circuits of the soul carrier)溶化在一种细微的网状物里,而和灵魂交互混合在一起。就是在这种最高的互动层次上(at this level of First Interaction),"灵魂载具″与灵魂几乎被融合成为一个单一的意识实体(a single entity of consciousness)。

随着"灵魂载具″的在振动上降低到它最稠密的形式,就是它那物质性的肉体,"个别化了的意识″就无法完全地聚合,并且实际上是被身体的电气化学振动(the body’s electrochemical vibration)所排斥开了。因此,肉体和情感(绪)--"灵魂载具″的那些基本的振动--最常被和族类结合在一起(are most often associated with the species),而‘更高的心智’则常常被和灵魂或上帝片段体(God Fragment)混淆在一起了。


总的来说,灵魂载具和族类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族类,依照Lyricus的定义,是全体的灵魂载具(the entirety of the soul carrier)。"个别化了的意识″并不是一种族类,它是一个‘在一种个体性的装置(an apparatus of individuality)里运作的’上帝片段体,在实际的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总灵魂载具’(a meta soul carrier)。

族类进化;而灵魂经验。族类发现到它是一种"灵魂的载具″;而灵魂发现到它超越了时间,物质,和空间的所有事物而存在。族类生自一种原型的模板(archetypal template);而灵魂生自"最初源头″。族类是一种‘浩瀚的兄弟关系之变异(奏)’的一部分(The species is part of a vast brotherhood of variation);而灵魂是一片意识的海洋(the soul is one ocean of consciousness)。族类使得超宇宙的探索和扩张成为可能;而灵魂使得"最初源头″的探索和扩张成为可能。



灵魂的定义是什么?


"灵魂″实实在在地(literally)是一种由‘容许它能够同时是个别的又是整体的(permit it to be simultaneously individuated and whole)之各种能力和功能的一种级系(a hierarchy of capabilities and functionality)’所组成的"上帝片段体″。当它在肉体上的出生或接近肉体上的出生之时进入了"灵魂的载具″,它就会开始形成一个‘与灵魂载具互动的矩阵’(a matrix of interaction with the soul carrier)--以测试那"灵魂的载具″之振动的阻力(vibrational resistance),以及它的那些能起共振的区域。‘听觉’,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是被编码在"灵魂载具的模板″里的,最发达的感官,而藉由它,"灵魂″能够感知到物质性的领域。最后,‘眼睛-大脑 系统’才出现,而成为‘感知之主要的门户’(the dominant portal of perception)。

‘次元与时间之物质性的世界’(The physical world of dimension and time)创造出了‘灵魂的世界’与‘"灵魂载具″的世界’之分离。因为灵魂是一种"上帝片段体″,而"灵魂载具″则是‘族类之进化的轨道’(species’ evolutionary trajectory)与‘灵魂载具模板的那些原始设计’两者的一种典型的产物(a representative outgrowth),所以基本上它们是不兼容的(incompatible)。因此,"中央族类″设计了一种能够用来整合灵魂和"灵魂的载具″,并且为那个被知晓为"个别化了的意识″的东西之集合体定位(orient)的界面(interface)。

"个别化了的意识″是由6个,互相连结的能量系统所构成的。它们是:

1) 灵魂载具

通常是由24个主要系统和4种主要的元素(身体,情感,心智,和遗传心智)所构成的。就是有"灵魂载具″在那些时间与空间的世界里,才使得灵魂能够在那些时间,物质,和3次元的空间之世界里运作。

2) 幽灵核心

(Phantom Core)是"灵魂载具″的超级知觉(is the super consciousness of the soul carrier)。它与灵魂是分开的,而被认为是灵魂派遣到"灵魂载具″必须与其互动的物质世界里之特使。就是透过了这种觉察(awareness)灵魂才得以经验(具有)限制性和分离性的物质世界(the natural world),不断吸取那些有助于建立起它对于"最初源头″向外的体现--"伟大的复合宇宙″--之赞赏(appreciation)的经验。

3) Sovereign Integral

是一种意识状态,藉此"存有″和它所有不同的‘表达与感知的形式’得以被整合而成为一个‘有意识的整体’(are integrated as a conscious wholeness)。Sovereign Integral是个人的核心本体(或身份)。它是所有被创造出来的经验与所有天生的知识之会集(gathering)。这是灵魂的知识之贮藏处,建基于它在所有的次元与时间里之集体的‘个人的经验’--从它的被创造而成为一个独特的意识(a unique consciousness)那时起。

4) 零头印记(Remnant Imprint)

是Sovereign Integral的印记(impression),(发生在)当它(Sovereign Integral)渗透进入到"灵魂载具″里而作为一种超级知觉的影响力(a force of super consciousness)时。它被称为是一种‘零头’(remnant),只因为它是存在于时间和空间的次元里,而Sovereign Integral意识则是在3次元的时间和空间之外运作。"零头印记″是Sovereign Integral要赠予"灵魂载具″而投射出来的能量。正是这种能量激活了概念和灵感,而使得‘你所是的全部’的声音(the voice of all that you are)可以显露而进入到时间与空间的各种世界里--在这些世界里的你,只是你的全部存在的一颗粒子而已。

5) 整体导航仪

引导"灵魂载具″去把‘零碎的存在’感知为‘进入整体性与一致性的一种信道’(to perceive fragmentary existence as a passageway into wholeness and unity)。"整体导航仪″追求‘整体’和‘整合’(wholeness and integration)。它是"存有意识″之心,它带领"灵魂载具″和"灵魂″去结合成一个‘与所有其它的存在体相互连结在一起之,单一的、主权独立的存在体’(a single, sovereign being interconnected with all other beings),并且以这样的身份来运作。"整体导航仪″是那形成‘有目的的Sovereign Integral--这些Sovereign Integral们从自给自足的存在控制力中掌握了"独立主权″--群集’之引力(The Wholeness Navigator is the gravitational force that forms the purposeful clustering of Sovereign Integrals, reigning in sovereignty from the existential grasp of self-sufficiency)。


6) 灵魂(存有意识,entity consciousness)

是,以最简单的说法,"最初源头″之宇宙精神意识(the Universal Spirit Consciousness of First Source)的一个片段体。它是由一种,等同于"源头智能″(精神体)之非常精炼与纯粹的能量振动所组成的。它是一种不朽的,充满活力的,协调一致的(coherent)意识,这种意识是‘它的创造者的能量的一个复制品’并且带有着‘一种独特的个性之个人意识’(with the individual consciousness of a unique personality)。它是意识(或知觉)的定着点(It is the anchoring point of consciousness),并且--从"灵魂载具″的观点要来感知的话--是"个别化了的意识″的那些能量系统里最为微妙难辨的一个(and is the subtlest of the energy systems of 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 to perceive from the soul carrier perspective)。


什么是"伟大的入口″?


"伟大的入口″是对于‘个别化了的灵魂’之不可否认的科学发现。就是这种发现标示了族类的转变(transformation),就像宇宙的意识(或扩张的知觉,cosmic consciousness)标示了个人的转变一样。有许多相关的事件(multiple events)会典型地在一个紧密接连的时期里会聚起来,为了要使这族类准备好面对这个发现。不依任何特定的顺序,它们是:

1.科技的发展到达了一种分布涵盖了整个行星的通讯网路。

2. 行星环境中的那些最小的粒子被区分(classified)出来,而它们的特性被界定了。

3.灵魂载具意识(The soul carrier consciousness)必须被和灵魂区分开来,而它的那些构成要素都被了解了。

4. Lyricus的知识系统与编码的资料之流(the encoded data streams)被翻译出来了,并且在行星的通讯网路上可供撷取(are made available on the planetary communications network)。

5.那些来自Lyricus而具体化的灵魂,在行星上取得了灵魂载具的身份(assume soul carrier status),并且被激活了。

6."要实现伟大的入口″这目标被清楚地表达出来,并且被散布到一些灵魂载具的团体里,而这些团体提供出了一种("要实现伟大的入口″之)稳定的集体意识。

7.那些"伟大的入口″之缔造者们,收集了‘捕捉住并且呈现出"个别化了的意识″之次元性的环境(the dimensional environment of 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所需的知识架构。

Lyricus的成员们把这个发现了解为"伟大的入口″是因为,它是为族类的首次进入‘遍布于第7个超宇宙而存在于11个主要次元里(exists throughout the 7th Superuniverse in 11 primary dimensions)的有感觉力的生命之更宽广的宇宙(the broader universe of sentient life)’而做准备。

物质的或肉体的次元(会)构成一个看入超宇宙的观点(The material or physical dimension constitutes one view into the Superuniverse)。这是天文学家或物理学家在他们探索着要去看入物质宇宙之最高和最深的可及范围时的观点。然而,在族类把那已经遮蔽了"伟大的入口″的面纱揭开的那一刻之前,宇宙是比族类所了解的更为无穷地浩瀚的。


什么是"多重次元实相的科学″?

"多重次元实相的科学″是发现"伟大的入口″的副产品(byproduct),而将会促进一个族类与它的‘行星以外的目的’(off-planetary purpose)重新连结的,就是这种新兴的科学。就像一个"个别化了的灵魂″在它的死亡时离开了"灵魂载具″,同样地,一个族类在它开始跨步穿越过"伟大的入口″,而把它的全像真理(holographic truth)应用在它社会的那些制度里时,离开了它的‘行星的保育器’(planetary incubator)。


人类族类作为一个整体(the human species as a whole)的目的是什么?


"伟大的入口″是人类被设计当还占住在它的家乡行星时要去实现成为一种‘集体的族类’(to achieve as a collective species)之非凡的事件。如果你从一个类人的族类之目的里粹取出它的基本目标的话,那就是‘为了要接取到"个人,集体,和最初起源源头之核心意识″(the soul consciousness of the individual, collective, and First Origin sources)而去转变或活化它的灵魂载具’。

人类就像是一条巨大的意识之河(a vast river of consciousness),依照它的集体意志(collective will)而流动。这集体意志受到"最初源头″,"个别化了的意识″之主权意志(the sovereign will of 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以及‘灵魂载具的主模板’本身的制约。集体地,这3个要素会聚而创造出了那"河流″的河岸,它的旅程的地形图,以及它所要流向的目的地。

由于"上帝片段体″或灵魂是"个别化了的意识″内之最高的振动频率,它使得"个别化了的意识″不得不去探寻它的创造者。族类的所有成员都有这种要去和他们的创造者 与‘被创造出之更大的主体’(the greater body of the created)再次结合之固有的渴望。只有"灵魂载具″--个体性之无法溶解(或解决)的元素(the insoluble element of individuality)--之存在主义的矫饰(pretense of existentialism)对于灵魂们的再次结合站在沉默的反对立场(stands in silent opposition to the reunion of souls)。

因为"灵魂载具″主要地是被情感和心智所引导着,所以它对于再次结合的冲动也就比较没感觉。被‘教育系统’和‘排它性的文化’以及‘媒体’所坚持需要而来之人类的社会训练(The social training of humanity exacted by its educational system competing culture and media)加强了这种感觉的迟钝。族类,作为一个整体,因而听从了"灵魂载具″和它受到社会制约的那些欲望,胜过了灵魂之出于天性的呼唤。人类的目的就是要去转变这种焦点,而要达到这种转变最好的方法就是藉由"伟大的入口″,因为它提供了能够刺激整个族类--而不是只有一些致力于这方面的小团体--之必要的证据。


你能解释"邪恶″的概念吗?它真的存在吗?


宇宙中主要的关切不是邪恶,而是无知。当一个族类的成员们对于他们作为一个"个别化了的意识″之本体身份是无知的时,他们会更容易被MEST(物质、能量、空间、时间)之那些短暂的假象所操纵和引诱。MEST的宇宙是"复合宇宙″之最外在的景观(The MEST universe is the most exterial view of the multiverse),而那些把它认同为他们真正的家的人,就是活在无知中。

就是由于这种‘知识的缺乏’,邪恶的概念才会繁殖而进入到一系列的特质、能量、和动机里。邪恶,在它最精纯的层次上,就仅只是‘片面的察觉’(partial awareness),而因为这‘片面的察觉’,任何族类的"灵魂载具″就能够有着可以被称为邪恶的那些行为。邪恶,当它和像"最初源头″这样的一种性格(personality)相关的时候,是不存在的。它并不是一种被有系统地编纂起来的(codified)能量系统或智能(intelligence)。它是一种无知的行为表现,而再也没有别的了。

在这种背景之下,Lyricus是有关切到邪恶的,但不会惧怕于它的力量或冲击,因为邪恶并不协调和一致(evil is not coordinated and coherent),并不像和"最初源头″有联机的那些一样。更有甚者,在邪恶本身里的冲突,比它与"最初源头″和‘他的那些联机的表达’的冲突还要多。在大多数的情况下,Lyricus会以怜悯的态度来看待一个族类,或它的成员里的一个,的那些邪恶的表现,而加强了我们要去协助一个族类到达"伟大的入口″的决心。

在Lyricus的术语里,邪恶就是对于‘觉醒之路’(the path of awareness)--即"伟大的入口″--的抗拒。‘抗拒"伟大的入口″之发现与传播’是‘一些未被告知(或无知)的存在体们,想要去保留住那些关于他们个人的力量的蒙骗,而害怕族类的开悟将会取代它们’这件事的主要产物。邪恶缺乏了一种从"个别化了的意识″之深处滋长出来的(that is fed from the depths of the individuated consciousness)根基系统,它因此而是很容易被连根拔除的,一旦"个别化了的意识″成为了人类族类的本体身份。


lyricus信息:http://www.lyricus.org/
1.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与人类族类的关系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31711718764/
2.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对生命的解释:‘灵魂’和‘灵魂载具’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11915754146
3.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的目的与任务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317101033379/
4.第7超级宇宙中央族类--LYRICUS的老师们与教学法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231711422100/
5.梅尔卡巴力学—梅尔卡巴螺旋/梅尔卡巴场/梅尔卡巴载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1722104510439/
6.由意识到生物体的神圣转换程序、灵魂合约、业力的物理学本质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1722104120352/
7.人类就是精密的机器人
http://yinengsoft.blog.163.com/blog/static/4595895720111029554872/
  评论这张
 
阅读(1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