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能部落格---观察思维比思维本身更重要

我是回来地球补课的!

 
 
 

日志

 
 
关于我

光行者的存在不在于他们真的能唤醒人类或者改变人类,而在于人类世界走向几近崩溃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建立一套持久永恒的生活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圣杯的来历  

2013-03-03 01:21:20|  分类: 星际档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HOLY GRAIL SOURCE?

(June, 2005)

By Noel Huntley, Ph.D.

 

圣杯的来历

 

http://www.users.globalnet.co.uk/~noelh/HolyGrail.htm

 

作者:Noel Huntley

译者:Endiego

 

大量的专家学者投入了大量时间,做了形形色色的研究,想要找出这个年代古老的问题的答案,由此足以说明圣杯的意义之谜的受重视程度了。此难解之谜与悖论似乎决定了此行星与其文明的命运。我们或许会问,这是为什么?为何在现有的历史知识中会出现无数无法解释的冲突。不可避免的篡改比起先前认为的要多得多,而且这些谎言的本质也更为深远。然而在此我们的兴趣是,寻求更为强大的观点。关于对圣杯的追寻,如今在此行星上的诸多领域已有了大量信息,其结论是如此庞大,我们会用一些类比来使读者对随后的材料有所准备。如果这些类比超越了个人容忍限度,那么强烈建议最好停止阅读。

 

想象房屋里的一个房间,嗯,厨房,那里总是很忙,一堆蚂蚁已在角落里安家了。我们在此看看蚂蚁的视角里,会错过多少事情;或许它们会对数英寸以内的小狗或孩子有所知晓;大量的厨房日常活动像是盥洗或烹饪,蚂蚁并不会意识到,更不必说人类的交谈。房屋中离厨房更远的那些房间,发生的事情更是与蚂蚁无关。更远处的房屋、城市、行政机关、国家、星球,等等也一样。在这里,蚂蚁被用来类比人类。我们对发生在我们生活周围的大量事件一无所知。公众并没受到足够的教育去理解,意识的功能就像是屋顶上的电视天线,依选定的频道来接收波段。与此,我们的意识也被定位在仅能接收与此3D实相相对应的频谱(波带)。操控之下的心智,无法认出“客观方法”所无法抵达的真理。

 

我们再用另一个类比来阐释此类无知。在海洋之上,我们只能看到其表面。但我们知道在其表面之下的深处有着大量的活动。现在想象一下,我们的外部3D世界就相当于海洋的表面。如今所认定的知识,是把表面当成了海洋本身。我们的宇宙观与科学发现也是如此,仅仅看到了宇宙的表面。我们并没有看到内在/高层空间(“海洋”的深处)。

 

虽然不指望读者能够接受关于圣杯的解释,除非他们有逻辑上的反证,他们也无法去不相信它。然而,最好也别对他们如此失望。此外,为了尽力去接受这些先进的概念,需要提醒头脑将上下文组织联系起来。

 

“Grail”一词的语源,被认为是中古拉丁文单词“gradale”意为杯子(cup)或器皿(vessel)——确切来说是在用餐时不同阶段(逐渐)把菜肴带到桌上的盘子(dish)。也就是说“Grail”同时也意味着“逐渐(gradual)”。对圣杯(Holy Grail)一词的广泛使用在当今已司空见惯,比如说,某些原理的特点或精髓也被称为“圣杯”,以强调其特殊重要性。

 

以下是对更常见的圣杯来历及含义的总结。通常认为圣杯与耶稣有关;圣杯是耶稣及其门徒在最后的晚餐上所用的杯子(cup);此杯承载了十字架上的耶稣之血。据传圣杯有疗愈伤病的功用,也会带来智慧与青春不老。有些故事说,天使从天堂将此杯带来,并将其给予了圣殿骑士/圆桌骑士。

 

通常,圣杯之谜总是与耶稣有关。但追寻圣杯的强烈意愿从何而来?“Grail”一词也被用来指代家族与世系,比如“圣杯国王(Grail Kings)”或“圣杯家族(Grail family)”,圣杯与杯子似乎是后来才联系起来的。“Grail”一词出现时最早是与神圣血统(Holy lineage)相连。这“Grail”也与纯净(purity)有关;这在我们注意到DNA方面时很说得通。

 

关于圣杯的诗句与传奇,已被研究者仔细审视过,这在多大程度上协助或阻碍了对圣杯的追求?举例来说,对Wolfram(Wolfram von Eschenbach?)来说,圣杯是一块为使勇敢的骑士振作起来而出现的奇石,并认为此石能够在一周内使人免死。专家将此解读为“来自天堂之石”或“从天堂掉落之石”或是炼金石。

 

也有猜测认为圣杯与某些神秘转换经验有关,而石头(Stone)则是用来指代松果体的炼金术符号,寻找圣杯就意味着开启松果体。有些人认为圣杯遗落在了格拉斯顿堡的圣杯之井(Chalice Well in Glastonbury);还有些人认为它已在时间之洋中失落,再也不会重现。

 

圣杯与这些相关:1)耶稣血统,以及守护此血统的圣殿骑士(参考M. Baigent、R. Leigh与H. Lincoln合著的《圣血与圣杯(The Holy Blood and the Holy Grail)》);2)接纳耶稣之血的器皿(抹大拉玛利亚的子宫)。因此,圣杯既象征着耶稣之血,也意指从抹大拉玛利亚那里对此血统的传承。

 

圣殿骑士,以极为强大的派别而出现,被认为是圣杯保管者或圣杯守护者。这些所谓的基督骑士驻扎在古代所罗门圣殿之上。

 

《圣血与圣杯》的作者们确定,耶稣血统延续之今,子宫或“器皿”的象征此血统。此处的基本要素是耶稣的DNA。这是我们感兴趣的线索。为何此DNA如此特别,它又是如何与圣杯相关的?我们就不能把DNA换成别的什么更常见的东西吗?

 

如果我们在寻找亚马逊河,而发现的是一条支流,而后我们就声称已发现了亚马逊河,这能说是正确吗?在一切本质宇宙现象的反射、分形、显化上也是类似,低层自有其高层原因。有些科学家在忙于证明宇宙的本质是全息投影,确实这事实上证明了一切自然之物是分形而来。复杂的问题总有可能找到简单可信的答案,但这只是更大的河流的一个分支。现在让我们努力去将以上所述与随后的更多较近经验观点联系起来。

 

如上所引,精神觉醒是圣杯所宣称的另一种作用。让我们继续就此探索,如果不引用一些外星信息,这将无法完成。对那些排斥这类信息源者,我们现有的人类历史知识难道真的更加可靠?完全相反!这尤其反应在新时代领域。

 

由Brionne Fhionne写就的管道通灵信息,据其声称并不同于一般的通灵。那些他接收到的信息是由地球母亲而来的。(抱歉,但任何不能接受此类概念者仍处在黑暗之中。)那些资料提到了DNA——宇宙中一切生命的代码,那是最初的圣杯(传承“thread”)。第二圣杯为了新的种族的其他演进与星球被带入,特别是Elohim天使(Elohei被视为更纯粹的种族),他们在历史上曾前来协助地球母亲。雄心勃勃的堕落Elohim天使徒劳地想切断天堂与大地间的连接,扭曲神圣计划——有可能摧毁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亚瑟王传奇则是对圣杯传承(Grail thread)的延续。其目的是恢复不同行星之间的连接——这将疗愈行星地球。后来的人类必须面对其累积的业债。我们也可将“耶稣”与“克里斯托重组任务”及其后真实的亚瑟王联系起来。

 

在通灵的最后,圣杯传承是:1)DNA;2)通过Elohim进行的自然修复;3)人类基因组高阶DNA(当今被关闭)的修复。

 

在我们对圣杯追寻的探索的最后,我们会看到上述Brionne Fhionne的想法的相关性。然而,我们先得引入使我们到达最终结论的三个方向:1)以上的观点;2)已经提及的耶稣基督血统/DNA;3)卡巴拉。

 

以上提及的圣杯传说,暗藏着与卡巴拉的联系。在历史上,正如《圣血与圣杯》一书所提及的,暗示了圣杯与卡巴拉之间确有关系。这给了我们方向与线索,去发现圣杯的真实起源。事实上,在法国南部的许多卡巴拉神学院里,人们可以学到圣杯的事。但我们必须得首先调查卡巴拉的真实含义及其“不为人知”的起源。卡巴拉是一个灵性演化与意识提升系统,来源可追溯至犹太神秘主义。然而,事实上其起源可追溯至我们所能想到的最早的上古时代,远远早于通常所说的犹太神秘主义起源。

 

为此我们得引入另一份外星资料——守护者,他们解密了卡巴拉的真实源头及其与圣杯的必然联系。(参考:Ashayana Deane所著的《异邦者(Voygers)》第二卷。)

 

或许得这么想才算明智,在这些主题上,随着大量捏造被揭发,包括,耶稣并没有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即使是证据充分的历史事实也将会站不住脚。我们被灌输了幼稚的神话传说,某些人压根就不相信,其余的人则愿意相信,由此就使任何秘密都能够被保守。神话的产生,就是为了巧妙地掩盖真相。我们将直接看到我们“被重写”的历史与对圣杯的无尽追寻直接相关。要注意,我们频繁使用“追寻(quest)”一词,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的追寻是要找到某种理解(understanding)——我们将会“看见(see)”。

 

现在我们进入最后阶段,开始揭露此质询过程中最惊人的真相。此时读者最好能够足够明智,去怀疑已有的一切信念系统,就像是确实沉浸在了科幻电影或科幻小说里那些时候一样。以下的信息都是被大大简化过的。

 

首先,卡巴拉起源于卡塔拉(Kathara)栅格。卡塔拉栅格是一切造物及其自身的蓝图结构(KA=光;THA=音;RA=一的精神)。在其自然有机条件下它包含着12个彼此连接的球体(而不是在卡巴拉中所描绘的“改动”过的10或11个),代表了神圣蓝图。其大小与其造物成正比,从粒子到时间矩阵(星系区间,通往内在及高维空间)。因而卡塔拉栅格在内层及高维空间均存在——回想之前所作的海洋类比。这也是DNA模板的框架。此模板在个体生命经验及意识演进/扬升中积累频率点阵。当前一切生命的DNA在与较高股数的相互交连上都是严重突变的,因而会发现DNA中有90%的“空白”区间或所谓的“垃圾DNA”。这种生物学上的链条丧失了其与高维电磁链的连接,事实上人类总计有12对DNA链,与卡塔拉栅格的12维频率带对应。

 

现在我们开始理解引入圣杯的意义不仅是DNA,而是指完整的12股DNA,进一步说是深入神圣蓝图/卡塔拉栅格——DNA的把持者,也显化为分层的阶梯(gradianet,仍出自“gradale”)频率带。我们时间矩阵的神圣蓝图被称为宇宙圣殿复合体(the Universal Templar Complex——这就是圣殿骑士中“圣殿”一词的来源?)。存在于不同的维度的内在及高维空间中,这12个球体都既是能量中心(源头)也是精神门户(星门)。它们的运作类似人们所知的虫洞——那些是更不规则的门户或是人造门户。穿越星门可使个体即刻到达时间矩阵中同一层级的(在我们可感知的宇宙空间里)以及更高维度的不同目的地。此类设置(宇宙圣殿复合体)通常处于守护者与技术覆盖系统(类似反病毒程序)的安全保护之下。

 

我们的行星地球是与这些较低维天体相连的——这就是它为何如此重要(或者至少可以说如此)。这意味着地球是一个便利的互通系统,通往宇宙圣殿复合体门户以及时间矩阵的其他疆域。然而,最佳抵达方式是通过内地球的门户,那是地球与平行地球共同的中心。想象一副关于跷跷板的画面,为了到达木板的另一端(比如说,地球/平行地球或更高维度),个人得从支点(内部世界或Ecka世界)出发。ET入侵者(或者说黑暗势力)为了夺取内地球主要门户的控制权已争战了上亿年。

 

这就是对圣杯的追寻;圣杯即宇宙圣殿复合体。为夺取此卡塔拉栅格领域以使得所谓的“堕落天使”能够控制此时间矩阵及其之内的所有生命。他们已用技术操纵了此宇宙圣殿复合体的蓝图(“DNA”),人为重新格式化了其代码以匹配至他们扭曲的DNA与时间矩阵。

 

另一个被附加在我们的行星“核心”的门户连接是为了恢复人类“堕落”的灾难后果,被称为阿蒙提球体(Sphere of Amenti),也就是《圣经》里提到的“天国之大门(Pearly Gates of Heaven)”。这显然是为了提供一个扬升路径回到堕落之前的时间。

 

要注意,内地球,其疆域也就是Agartha,并不是中空的地球里的广阔(与活动的)空间,尽管内地球可以通过与“电磁回廊”交融的洞穴(通往中空的地球)来到达,或者说维度调制带通往一个分离的行星,内地球。

 

守护宇宙圣殿复合体的神圣任务被交给了原初的类人天使种族,而人类对圣杯的追寻也就是对宇宙圣殿复合体以及相应的一切生命形式的蓝图/DNA的恢复。这意味着从根本上纠正此行星的失调,包括地轴的倾斜、地球在星象上的不稳定地位、地球的不协调周期等,并且将宇宙的瑕疵恢复正常。(要注意当一个更大的片断被重新格式化(或好或坏),将通过谐振与其内部的片断相互作用。)

 

总之,我们被毁坏与重写的历史,当今的及历史上的心智控制教条,一切自然界的突变,通常无休无止的战争与冲突,所有这些全是ET入侵者争夺圣杯的结果。地球文明已被在此行星上的先觉者代表彻底编程,使人们相信此类混乱是自然的,并阻挡了我们对我们的真实遗产的任何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